鬼子兵眼中的抗战——第五十一话: 可恨的桃子

译为原翻注释内容,注为码字的加注内容。

第五十一话:可恨的桃子

差点成抗日英雄的桃子

昭和19年(1944年)初夏,原本驻扎在山西省大同的泉兵团(二十六师团注①),被紧急派遣到菲律宾莱特岛去了。

为了给他们收拾营区,我们这些司令部的机要人员就暂时被派去大同。

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情。

大同位于山西省最北边,从保定出发沿北京张家口坐火车可以一路过去,距离大概有500公里。

到大同营房的时候,室内的杂乱程度让我们大吃一惊。

服装、私人物品散落一地,桌面上残留的米饭酱汤还冒着热气,部队出发时忙乱的景象尽收眼底。

到达大同稍微安顿下来后不久部队就发来了外出许可,而距这个城镇15公里处有个很有名气的石佛(译:云冈石窟)。

“好不容易来趟大同,去看石佛吧。”

有人提议。

当时的妓女

“石佛有什么好看的,还不如去拜大同的观音(指妓女)呢。”

外出的那天士兵们分成两组各自出去了,我当然是要去“拜观音”的。

每到这种时候士兵都冲得最快,每个人都想去“观音”那边烧头香。我平时走路就慢,这次出了营门不久就被战友们甩下了一大截。

当时大同治安还算不错,士兵也不用特地组队出门,如果想慢慢逛的话我一个人走也行。

走了不一会儿,忽然有个中国女人从旁边一户人家的窗子里笑着向我这边招手,她手上还拿了个桃子。

我不确定地转头四下看了看,周围就我一个人,果然是在向我打招呼啊。

差点立下大功的桃子

“这桃子是给我吗?”

我将信将疑地用中文问她,她回答这桃子要10日元(译①)。

10日元等于当时士兵一个月的薪水了。

这桃子可真贵啊!

不过马上我就明白了这背后的含义,当我表示OK后,那女的就把门打开了。

房间里面一半是泥地一半铺着席子,就是一家普通的带炕民房。里面还有一间有炕的房间,在那炕上铺了一床火红的被子。

进去以后再仔细一看那女人,顿时感觉和在外面看到的样子大不一样了,这让我不禁感到失望。

虽说她在房里我从窗外往里看看得不是很清楚,可即便如此感觉还是和第一眼看到的差了很多,我一下就没了兴致。

民国名妓小凤仙(1900年-1954年)

简单来说我就是被她厚厚的化妆给骗了,但毕竟已经和她说好了价钱,于是我还是老老实实地付了10日元,她拿到钱后便脱了衣服钻进被子里招手叫我也进去。

可我这时其实已经没心思和她大战一番了......回去的时候那女的笑嘻嘻地把先前那个桃子递给我让我吃。

没办法,这可是10日元1个的桃子!

吃完以后我才踏上归队的回程,发现我不见了的战友很担心我一个人会不会有危险,在听了我的经历后全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不过大同的妓女做得次数太多,感觉都不行了啊。”

凡是去见识过“观音”的战友们没有不抱怨的,看来他们的遭遇都和我差不多啊。

就是这个‘腹痛’的日本士兵引发了全面抗战

这之后过了两天的早上,平时都是被人叫起床的我,却被一阵猛烈的腹痛给疼醒了(注②)。

我马上冲去了厕所,原来是拉肚子了。

显然我吃什么吃坏了肚子,可刚回到室内我便又转身冲去了厕所。那天就这样每隔30分钟我就得跑一趟厕所,下腹疼起来的时候就和刀绞一样。

以前拉肚子的时候只要吃上两三粒杂酚油(译:Kreosot,镇痛药)马上就能治愈,不过这次却完全没有效果。

战友又教了我个土方:把木炭弄成粉和水喝下去,结果也完全无用。

杂酚油其实就是木焦油,所以土方一样是在用木焦油止泻

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跑到医务室,结果一诊断:“是赤痢(注③),马上住院。”

就这样我被安排住进了大同的陆军医院。

这次是第二次住院,第一次是骨折住进了北京陆军医院。北京那时候是外科,地点在万寿山公园旁边,所以当时住院是顶好顶好的。

然而这次在大同却是因为传染病,实在是让人尴尬;而且住的病房一到晚上还能听到远处的狼嚎,还真是个荒凉的地方。

住院后,我被安排进隔离病房,住进一个10人大小的病房里。不知道其他医院是不是也这样,床下面直接放了个便器。大概是让我自行方便用的,这样连续用上两三天估计就会溢出来的吧。

恶心话题就不说了,我连着一周不吃不喝只出不进,除了血和脓已经再也拉不出其他的东西了。

排便次数多的时候一天能超过50次。

我怎么知道的呢?

我上一次厕所就会捡一个小石子回来丢进病床旁床头柜上的小碗里,就是靠这种原始的方法计数的。

作者这法子真是呱呱叫啊,大家小时候都学过的

住院以后最让我困惑的就是得赤痢的原因。

为啥就我一个人得病了?

如果是炊事原因的话就不会光我一个人倒霉,其他几个战友也应该陪我一起住院的啊,然而他们谁也没被送来陪我。

经过反复推敲最后怀疑集中到了外出时吃的那个10日元的桃子上,因为在那天前后再没有吃过什么可疑的东西。

所以真相永远只有一个!犯人就是那个桃子!

军医盘问我到底吃过了啥,虽然难以启齿,但最终我还是老实地交代了那个桃子。

入院第二周周末,拉肚总算止住了。可我体重已经减掉了15公斤,平摊下来正好一天1公斤。

在这之后从浓汤开始一直到粥、普通食物都可以吃了,恢复得很顺利,刚好一个月我就可以出院了。

到我出院的时候我所在的部队已经离开大同,谁都没有留下来。

也是,他们本来就不是因为我住院才到大同来的。

那个女人一定是狐狸精(注④)变的,她专门来勾引我,就是为了让我动凡心花10日元买了一个超级贵的桃子。贵也就算了,竟然还把我吃得去住院了。

云冈石佛

如果当初去拜石佛的话就不会倒霉了,这大概就是对我不礼佛的报应吧。

真想跑到那女的家去狠狠发顿牢骚一泄我满腹的怨恨,不过转念一想:万一过去又招惹上什么更厉害的东西那不就惨了。

所以我最后还是放弃了。

从那以后,我至今都对桃子敬而远之。

注①:二十六师团(泉)是日军为了全面侵华战争需要,在1937年9月30日以原独立混成第11旅团为基础扩编而来的师团。它也是日本师团人员规模缩水的肇始,是日本陆军自大正裁军之后建立的第一个三联队师团。

1944年7月19日该师团匆匆从大同开拔前往朝鲜,在那里登船前往了菲律宾的吕宋岛。这个师团的运气还不错,日本宣布投降后在菲律宾向盟军投降。

译①:10日元相当于现在的600元人民币了。

这作者也是够豪横的,他当时一个月的薪水就8日元而已。而且当时的日军慰安所已经遍地开花,15分钟才5角钱(当时的0.5日元)。

鬼畜牟田口的故事后面再细说

注②:说到腹痛,细究起来中日全面战争爆发,就是因为一个叫志村菊次郎的小兵腹痛引起的。

按照日方的说法,当日军在华北的驻屯军步兵旅团进行军事演习时,这名小兵因为腹痛溜到一边去解手了。结果在点名时发现他不在,于是他的部队长便将此事上报。

代替有事不在的旅团长视事的,驻屯军步兵旅团第一联队联队长牟田口廉也获知了这一消息。作为狂热的战争贩子的牟田口廉也,得到这一消息后如获至宝。他立马以志村菊次郎失踪为借口,与驻扎在宛平城的中国军队交涉。

他蛮横地提出了日军进宛平城搜查找人的要求,这一无理要求被29军拒绝后,1937年7月7日夜里,他在未上报的情况下,便悍然下令对宛平城发动了攻击,揭开了日本的全面侵华序幕。

至今还有一些日本右翼学者以中国守军拒绝日本军队进城搜查为由,企图将挑起的战争责任栽赃到中国军队的头上。然而从日方的记录看,志村菊次郎在日军发动对宛平城的进攻前就已经归队,牟田口廉在也是知道的,但是他刻意隐瞒了这一消息,依旧对宛平城发起了攻击。

日本侵华宣传油画——《四川路上踩中地雷的士兵》

其实进宛平城也不是牟田口廉也的个人行为,而是日军早有预谋的计划,这在日军的宣传作品中留有明确的罪证。

日军出征一直有随军派出油画作家的传统,然而七七事变后国军主动进攻虹口日本驻军发起了淞沪会战。由于这是中国军队主动发起的战役,所以日本对此没有什么准备。当日军的上海派遣军已经踏上中国土地后,日本政府这才注意到没有随军派出宣传画家。

为了宣扬所谓军威,于是日本政府临时召集了一批油画家,到淞沪前线去画下战斗的实景。因为日本画家都是淞沪战争开始后,才匆匆赶到前线的,所以淞沪会战的相关画作都是战斗时的场景。

日本侵华宣传油画——《宛平城外准备发起进攻的日军》

然而上面这幅涉及七七事变的油画却不同,它表现的是日军准备对宛平城发起攻击前的场景,这与淞沪会战日本宣传油画都是战争画面大不相同。这幅油画充分说明,日军进攻宛平县城是早有预谋的,根本不是像日本宣称的那样是因为意外事件导致的。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日军为何会早早准备好画师,将进攻前的一幕用画笔记录下来。

这幅画揭露一个历史的真相,所谓的志村菊次郎失踪,以及牟田口廉也隐瞒志村菊次郎归队,从头到尾就是日军早有预谋的计划。

而当日军驻屯军步兵旅团的联队长牟田口廉也大佐,率部开始进攻宛平城时,他的顶头上司旅团长河边正三少将又‘恰恰’不在。这无疑是日本军方为了在战事不利时,好让战争狂人牟田口廉也背锅而刻意安排的。成了上面这些将军功劳自然是揽大头,败了联队长牟田口廉也就得当替罪羊。

牟田口廉也这个战争狂人还是赌对了,凭借着挑起中日全面战争的“伟绩”,他得以平步青云。1943年3月,在七七事变仅仅5年以后,他便已经成为了日军缅甸方面军,下属的第十五军中将司令官。

牟田口廉也战后作为战犯被逮捕却没被盟军起诉,直到1966年才病死。

志村菊次郎

而那个被称为挑起了中日战争的日本士兵志村菊次郎,可就没有牟田口廉也这么幸运了。因为他为日本挑起中日战端提供了大好借口,作为奖励他被允许提前退出现役回国。

然而随着战争的进行日本人力枯竭,于是作为日本功臣的志村菊次郎也在劫难逃,他再一次被征召入伍并被分派去了缅甸。1944年据说他在缅甸战死了,虽然网上称他是被中国远征军驻印军击毙,但码字的认为他更可能是战死在了英帕尔之战中。

这还真是莫大的讽刺啊!

英帕尔之战,牟田口廉也因为不顾士兵死活荣获了鬼畜牟田口之名,而成就他功名的志村菊次郎,也恰恰死在了英帕尔。

该还账的一个也跑不了。

注③:赤痢是中医指的大便中带血不带脓的痢疾,如果拉血严重的话,就叫做血痢。

注④:日本的狐狸精与中国的狐狸精有一点很大的不同,那就是它们不像是中国神话中的狐狸精那样,能完全幻化为人形。它们一般会有一对狐耳立在头上,一条狐狸尾巴会拖在身后。所以,著名漫画《狐妖小红娘》的狐狸精形象,更类似于日本狐狸精的形象。

而在今天的日本还专门有一种‘狐狸精’职业,这种职业从业的一般都是各年龄段的美女,而她们的雇主往往都是有夫之妇。这些妇女雇用这些狐狸精的目的都一样——让丈夫主动提出离婚!

这些‘狐狸精’会按雇主指定的去勾引雇主的丈夫,而她们的雇主对她们的工作一般很满意。因为这些‘狐狸精’的出色工作,她们的雇主不但能顺利离婚,还能拿到丰厚的资产。

觉得码字的文章还行,走过路过看过请赞个粉个转个。

谢谢大家的支持。

 


posted @ 22-07-02 04:21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盈彩快三平台,盈彩快三官网,盈彩快三网址,盈彩快三下载,盈彩快三app,盈彩快三开户,盈彩快三投注,盈彩快三购彩,盈彩快三注册,盈彩快三登录,盈彩快三邀请码,盈彩快三技巧,盈彩快三手机版,盈彩快三靠谱吗,盈彩快三走势图,盈彩快三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盈彩快三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